字体
关灯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刘贺便是其中的一员。

    作为北直隶保定府人,这个冬天实在是挨不过去了。没有办法只能选择南逃。

    若是能够逃掉自然最好,若是逃不掉也没有办法,这都是命。

    幸运的是经过长途跋涉刘贺终于跟着流民队伍来到山东。

    原本他们以为山东在大明治下,这里的百姓服饰发饰都和他们迥异,会本能的排斥他们。

    事实上他们想错了。在他们割掉辫子后不论是官府还是普通百姓都没有对他们投来敌视的目光。

    更为难能可贵的是官府还出面搭设粥棚赈济灾民。甚至连棉衣都给灾民们分发。

    那一刻刘贺忍不住,眼泪夺眶而出。

    还是大明好啊。

    鞑子待他们如猪狗一般,他是无论如何不想再回北直隶了。

    除非...

    除非朝廷率部打回去!

    随着城外流民数量渐渐增多,继续任由他们在城外聚集存在许多不安定的因素。

    官府最终出面在府城外给流民专门开辟了一块地,建立一个类似于小镇的存在。

    这个小镇清一色的砖瓦房,看起来非常整齐。

    最让流民感动的是官府甚至派人给每一户送来了柴火和炭。

    这样生火取暖根本不是问题。

    寒冬无情人有情,他们又觉得活着有盼头了。

    刘贺喝完粥后便返回镇中。

    这镇子虽然刚刚建立,但烟火气很足。

    许多人原本就是同乡,自然而然的聚集在一起,聊着从前那些过往。

    刘贺现在的邻居也都是保定府人,同村的便有四五个。

    跟他最要好的便是阿牛了。

    二人从小玩到大,感情十分深厚。

    他们现在合住一间屋子,刘贺推开门见没有人心道肯定是阿牛今日去的晚了还没有排到领粥。

    刘贺将门关上,快步走到木板临时搭起的床头躺了下去。

    未来怎么样刘贺还没来得及想,不过有一点可以肯定,那就是日子会越来越好的。

    没有地不要紧,刘贺能吃苦可以从佃农干起。

    除了给地主交租以外自己总归还能攒一些下来。

    攒着攒着总有一天能够买得起地。

    只要有希望就好啊。最可怕的是看不到希望。

    在鞑子治下刘贺就有这种感觉。

    现在好不容易逃出生天,一定要活出一个人样来。

    刘贺刚闭上眼睛准备小憩一会,便听到一阵急促的脚步声。

    不用说肯定是阿牛回来了。

    他遂一个翻身从床上起来,踱步前去开门。

    “今天你怎么回来的这么晚?往日你可是比我早到粥棚的。”

    刘贺随口问道。

    “啊,不碍事的,反正去早去晚都能有粥吃。”

    阿牛眼神有着飘忽不定,双手一直背在身后。

    “你怎么看起来怪怪的?不会出了什么事吧?”

    “看你说的,能有什么事?”

    阿牛强挤出一抹笑容。

    “嗯那就好。对了,你手里拿的是什么?”

    阿牛无奈只能把包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