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本府还是觉得不可!”

    知府吴连登大手一挥道。

    同知张彦瞬间就愣住了。

    这位府尊大人也太顽固了吧。

    事关重大,要面子也不是这么个要法。将来真的出了事,可不是他这一个小小同知担得起的。

    佐贰官向来是给主官背黑锅的,对此张同知可谓是心知肚明。

    不过他可不打算被吴知府带进沟里。

    既然吴知府冥顽不灵,他就只能选择另一条路了。

    离开吴知府的书房后张彦风风火火的回到了自己的官署。

    一府同知办公的官署自然是独立的。

    张彦屏退了左右,撩起官袍在书案前坐定。

    他亲自研磨,待墨研好后提笔蘸墨挥毫疾书了起来。

    他准备向圣天子上书,弹劾知府吴连登。

    通常而言下级弹劾上级会被认为是十分不智的举动。

    其一弹劾若是不成功下级肯定会遭到上官疯狂的报复。

    其二即便被弹劾的上官真的倒了,新来的也不会给那下属好脸色。

    官场本来就是强调秩序强调等级的。那些企图打乱秩序打乱等级的肯定会遭到反噬。

    在官场上下一致孤立下,那个弹劾上峰的官员注定难以走远。

    张彦宦海浮沉多年自然明白这个道理。可是他却不得不这么做。

    毕竟这件事实在关系重大,若是真的让鞑子的细作混入灾民之中,那危害可比他被官场孤立还要大。

    很可能圣天子一怒之下便把他罢官,那他的前程就全毁了。

    何况只要他因此事被天子记住做到了简在帝心,那么即便被官场孤立又如何?

    既已拿定主意张彦便没了任何顾忌。

    他奋笔疾书,很快就将一封奏疏写好。

    他将奏疏展开先是吹干上面的墨迹,随后一字一句的读了起来。

    这份奏疏乃是他一气呵成写就,故而读起来十分顺畅。

    张彦长长出了一口气。

    府尊,不是我有意要弹劾你,是你逼我的!

    ...

    ...

    数日后青州府同知张彦上的奏疏经由驿站到了南京,送入通政使司分拣。

    照理说同知这种品级官员上的奏疏优先级不会很高。

    可这封奏疏却是有些特殊,因为打了加急的标志。

    一般这种加急的奏疏都很重要。要么事涉军情,要么和灾荒有关。

    通政使司连忙将其列为最紧要的一档,也顾不得这份奏疏为何是副官上的而不是正官了。

    通政使司只负责奏疏的分拣,之后会命人送入宫中。

    接下来就是内阁的活儿了。

    内阁诸位大学士们会大致把呈递来的奏疏阅览一遍,给出票拟意见。之后这些奏疏又会转送至司礼监。

    司礼监太监也会看一遍奏疏,挑出那些重要的呈递御前,至于那些普通的则自己给出批红。

    数千份奏疏要是每一份都要皇帝亲自批阅,那就是累死也批不完。

    在看到一份来自山东青州府的奏疏时掌印太监刘传宗皱起眉头。

    这个同知张彦竟然弹劾的是自己的顶头上司,青州府知府吴连登。

    这胆子可不是一般大啊!

    更为重要的是这奏疏中提到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