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不过郑三虎并没有下令撤军。

    如今已经损失了这么多,如果撤走那么之前的努力就都白费了。

    他决定孤注一掷,把全部兵力集合进攻一次。

    这有点像赌徒的心理,越是亏越想着赚回来。幻想着可以一把梭哈,但现实往往是赔的血本无归。

    郑三虎确实是一个很有统兵经验的人,他明白水寨寨口狭窄,要想发挥水师的最大威力则必须将水寨入口轰开。

    所以他下令转变炮击的对象,所有福船的炮口都对准了水寨的寨门处。

    一声令下火炮轰鸣,无数铅弹飞往水寨寨门。

    虽然在这个距离佛朗机炮的命中率并不算高,但是架不住射的多啊。

    郑三虎把全部资源赌在了这一战,只希望能够一举冲破寨门杀光水寨中的朝廷军。

    可是效果却不如他想的那样。

    寨门是炸开了,可是水师战船在推进时却发现之前被击沉的福船恰恰沉在了水寨寨门附近。

    而以郑氏水师大号福船的吃水,是不可能通过这一水域的。

    一时间场面十分尴尬。

    郑三虎好不容易努力炸开了寨门,却是无法进入水寨之中,之前做的一切都显得那么的无用。

    他越想越觉得愤怒,气血攻心之下一口鲜血喷了出来。

    座船之上他的亲兵皆是惊慌失措。

    两军对垒主将昏倒,这仗还怎么打?

    至少在郑三虎苏醒之前肯定是没法打了。

    不得已之下叛军只得退兵以作从长计议。

    ...

    ...

    郑成功是没有料到叛军会退兵的。

    以至于他没有抓住最佳追击时机。

    要知道虽然以大号福船的吃水无法通过水寨寨门附近的水域,但长舟、快蟹这样的小船却可以。

    也就是说叛军打不进来但登莱水师能够追击出去。

    可就是错过了最佳时机,郑成功不得不放弃追击。

    战况如此胶着实在出乎郑成功的意料。

    他发现郑三虎比上次九山岛之战时难缠了许多。

    而郑家水师的实力自然不需多言。登莱水师即便是占据了天时地利人和也只是和其战了个五五开。

    郑成功肩上担着的是整个登莱水师的兴亡,自然不敢轻举妄动。

    要知道郑氏水师最擅长跳帮作战和逆境之中的反击。要是掉以轻心,很可能吃亏的便是朝廷一方。

    所以郑成功决定从长计议。

    而在大的战局方面他也有所关注。

    黄得功黄将军似乎取得了全面优势,而他的父亲一直处于被动挨打的局面。

    这本是一件好事,但郑成功的心情却十分沉重。

    他不敢想象父亲兵败被俘,被押送至京城时会是怎样的景象。他不敢想象父子再次相见时又会如何。

    大义灭亲说起来容易,做起来何其难呀。

    再怎么说那个人也是生他养他的父亲。

    而另一边是朝廷,是君父,是大义。

    世间最痛苦的事便是在这中间做出选择。

    郑成功唯一庆幸的是自己没有直接和父亲对垒。

    黄得功黄将军替他代劳了。

    不然他真的不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