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封向北闻言,眉头深深地皱了皱,然后问道:

    “是谁这么说?”

    “是刘董那一派的。”封宇补充道。

    封向北点了点头,然后附耳封宇说了几句话,封宇点了点头,然后就离开了御景园。

    虽然封向南现在是封氏集团的总裁,但是集团里面大多还是封向北的心腹,所以集团的风吹草动封向北都一清二楚。

    “是公司出事了吗?”盛光年问道,她刚才看到封宇找他神神秘秘说什么,所以有些担心地问道,更多的是担心封向北那个不省心的弟弟。

    “没什么要紧的事情,让封宇去处理就好了,我现在的主要任务是陪小七。”封向北说道。

    盛光年对于封向北的回答甚是满意,点了点头。

    ——分割线——

    西餐厅里,韩溪和左宝贝坐在一块儿,脸上带着淡淡的笑意。

    “今天怎么有空约我吃饭?平时不是对我避之不及的吗?”韩溪调侃道。

    “咳咳,那个...其实我今天找你没什么事情,就是闲着无聊。”左宝贝很是心虚地说道。

    难道要自己告诉韩溪,自己是为了利用他刺激哥哥,所以才约他出来吃饭的吗?不行,说出来太伤人了。

    韩溪闻言,笑了笑,其实,他大概猜得到今天宝贝约自己是为了什么。

    据他所知,左子熠已经在公司住了很久了,宝贝是为了刺激他才这样做的吧。

    虽然韩溪已经意识到了这一点,但是还是心甘情愿地被利用,只因为他想要和左宝贝有独处的时间。

    左宝贝觉得两个人坐在一起也不能干坐着,于是就主动找话题聊,让他们之间不显得太尴尬。

    “那个,你最近怎么样?”左宝贝问道。

    “还好,你呢?我听说你们两个人吵架了?”韩溪问道。

    左宝贝没有想到韩溪连这个都知道,一时间有些窘迫,那么他是不是也猜得到今天自己突然找他的目的?

    左宝贝为自己的行为感到可耻,她不应该利用韩溪的。

    “对不起....我今天是想利用你....”左宝贝坦白道,果然,她还是不适合做这种事情。

    “没关系,能够被你利用,证明我在你心里还是有一定地位的。”韩溪自嘲地笑了笑。

    左宝贝听到韩溪这么说就更加觉得愧疚,不敢抬头看他的眼睛。

    韩溪看着左宝贝缩着脑袋的模样,满是无奈地摇了摇头,这丫头,还是太单纯了,虽然已经为人母,但是似乎和以前也没有太大的变化,不过——这样也好。

    “你和他为什么吵架?”韩溪试探性地问道,他没有指望左宝贝会认真回答自己,只是随口一问。

    左宝贝原本就对韩溪带着愧疚,所以也没有隐瞒什么,把经过和韩溪大概说了一下。

    “我听说夏七七不是已经醒了吗?”韩溪疑惑道。

    “是啊,昨天醒过来的,但是我和哥哥吵架已经过去一个礼拜了,也就冷战了一个礼拜,那时候七七还没有醒。”左宝贝有些郁闷地说道。

    听到左宝贝的话,韩溪似笑非笑地看着左宝贝,问道:“所以你们吵架就是因为这个?我觉得没有必要。”

    PS:第一更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